接宣图,排版稿子。偶尔撸封面

谢谢,我也很喜欢你
非商用请随意转载
QQ1043563804欢迎勾搭


@七海有纪我家娃
2 47

【喻叶】叶喻神烦 今天你带套了吗③

*语C梗,叶喻互相换皮

*写作叶喻读做喻叶

*两人都是直的,互相掰弯!

*这个喻队闷骚又爱吐槽(原因见最后)

*OOC高能预警,非战斗成员请尽快撤离

*时间轴在国家队之后



正文:(本章过渡有点无聊qwq)

叶修最近很不正常,用魏琛的话来说就是王八蛋进化了。比如方锐打赌被秒打脸的时候,叶修居然破天荒地没开嘲讽而是微笑!魏琛发誓这微笑可恶到让他想起喻文州那个兔崽子,所以这么看来叶修更欠揍了。

当然这世界上没有一种叫“喻文州”的传染病,否则蓝雨早就变成关爱手部残疾红十字疗养院了。咳咳开玩笑的。

知道原因的苏沐橙笑容惊悚,导致隔壁桌莫凡的瓜子掉出率大大提升,说好的女神呢?果然这个世界是充满恶意的#手黄再#

“叶修,我们群今天来了新人,你要不要过来调戏一下?”

“沐橙……这种事你就不用和我说了……”叶修努力改善语气,一句话换了几个词,努力程度简直感人。

“你确定不去围观一下吗?”

“不要。

“那好吧。”苏沐橙抱着手机离开,此时喻文州也私戳了群主:“抱歉,我比较小白,请问进群了有什么规定吗?”

群主十分慷慨地发了个语c教程包,语重心长道:“哈哈小白不要紧,新人养成才萌嘛咳咳。恩你要不就皮叶修怎么样?只要负责嘲讽就好,其实挺容易的,不过真正c的好的可不只是会嘲讽……嘛不过说起叶神,貌似大家第一反映都是脸T,所以你把握好这一特点,就没人会说你了。”

“唔,叶修吗……”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可以,我这边不长上不要紧吗?”

“经常冒泡就成,虽然我们群咸鱼多但是翻身还是必须的。当然了,还是活跃点好啊不过实在有事可以请假。妹子是三党吗?”

“三党?”共产党之类的?!

“就是高三或者初三……额妹子是不是不太混圈感觉有种天然呆的感觉呢~”

喻文州愣了一下,看着天然呆几个字突然感觉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默默地把“我不是党员只加过共青团可以吗”几个字删掉,他又在桌面新建了一个文档——网络生活用语:

三党——指高三或者初三的学生。

喻文州盯着电脑想了会,又加了几个字:“该词语在家长面前可能涉及政治话题,请谨慎使用。”

等喻文州问完所有疑问入群后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此时叶修也完成了他观摩喻文州微波的日课,其实说实话,还是挺无聊的。微博中正经比赛通知或者广告代言比较多,而喻文州本人的微博内容却是寥寥无几,不过一两天,叶修就翻到头了。

乘着无聊,叶修上了小号玩荣耀,玩着玩着突然想起语c群,又点进群里默默围观,刚上线叶修就发现群里来了新人,关键是他头上顶着叶修的id,看着他回答群里人的问题,叶修觉得有点蜜汁尴尬。

【索克萨尔】:新人?

【秋木苏】:(哦哦你上线了!)

【夜雨声烦】:队长队长队长!你怎么才上线啊,赶紧过来围观新人啊!话说这个叶不修半天不说话是不是掉线了?以及队长你考虑的怎么样?喻黄萌不萌萌不萌!(群里就我没cp了,这日子没法过了ps:队长你忘了带套)

【索克萨尔】:忘了抱歉,少天,我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如果你实在要和我cp的话,要不要试试黄喻?

叶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打道,心想,反正当受的是喻文州,再说了平常看喻文州就一副人妻样。

【叶修】:……

【叶修】:(可不可以别这样?)

喻文州仔细地看了下群主发的规定,在句子外包了个括号。其实喻黄什么的他挺了解的,甚至战队老板也表示他们可以卖卖腐之类的。而且微博里总会有人在他的回答下@黄少天,他直接把这类行为归结到粉丝们的调笑。但想到自己要在一个群里看另一个“自己”和他的“副队”在一起秀恩爱……他总觉得怪怪的。

【鸾珞音尘】:呦,叶修吃醋了啊,不会是看上喻队或者烦烦了吧嘿嘿~

【夜雨声烦】:叶不修你不会要和本剑圣抢cp吧!队长他绝对绝对绝对不会答应的!队长你说是吧

【索克萨尔】:挺好

【秋木苏】:唉唉?!

【索克萨尔】:@叶修,不介意你在上面吧?

【生灵灭】:(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问别人介不介意在上面的噗)

叶修打下这句话的时候纯粹想拒绝喻黄,说实话,他不是很想在现实里被黄少天唠叨后在网络上继续被唠叨。

喻文州看到后敲了下桌子边,这是他被吓到后习惯性地动作。恩,的确和一个模仿自己的人搭戏会轻松很多吧。

巧的是叶修也这样想,他还私聊了喻文州表示,自己是新人怕被嫌弃想和新人一起搭。

两人想法出奇一致,于是胜利会师定下了共同前进的革命计划。于是……他们切回群的时候就变成“奸夫淫夫”了。

【流云】:唉黄少,队长和叶修前辈都不见了!

【夜雨声烦】:傻孩子,他们私定终身去了。

【鸾珞音尘】:恭喜我们群又多一对狗男男

【生灵灭】:这有什么好恭喜的……

【百花缭乱】:(我认为叶喻秀不过双花)

【再睡一夏】:同上!

【鸾珞音尘】:(说的就是你们!不要再秀了!)不行了,队长我要跳反!我无法忍受双花淹没世界的假象了!我要去捧叶喻!叶喻就是我新的精神食粮了。

此时的鸾珞音尘,也就是小戴本人,万万没想到,未来的她成了高举叶喻神烦大旗的大队长,并且成为了被“叶喻”无限秀恩爱的恐惧之中。

【索克萨尔】:会努力的

【叶修】:呵呵

线下两人不约而同地打下了对方的心里话,然后同时愣住了。

叶修叼着烟幽幽道:“这个人还挺和我胃口的嘛。”

“谁呀。”一边从外面回来的苏沐橙顺口问了一句。

“唔。”叶修戳开对方的资料,嘟囔道,“漫步的深海鱼,恩名字也和我的很配。”

“你确定?!”

“当然。”

苏沐橙看着叶修的qq名陷入了沉思,叶修突然来了兴致:“你看,翻滚对漫步,深海鱼对皮皮虾。翻滚的皮皮虾漫步的深海鱼,恩顺口!”

苏沐橙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嘴角,叶修似乎看出她的不满,立刻回应道:“你不喜欢这个名字?皮皮虾改大闸蟹如何?你不是最爱吃大闸蟹吗?”

“不,我吃帝王蟹。”苏沐橙冷漠地拒绝。

叶修不以为然:“然后怎么办?”

“什么?”

“确定了cp,之后呢?我们要做什么?”

苏沐橙摊了摊手:“没什么,修恩爱就成~注意别OOC了。而且你是受……”

“打住,是喻文州受,我可是攻。”

“好吧……反正你,额扮演的喻队是被追的那个,你只要享受对方的关爱就好。”

叶修突然不好意思:“让一姑娘主动怎么好意思。”

“那你也可以主动找他搭戏了吧啦吧啦……而且你们还可以有各种梗各种paro,恩你主动提玩各种play也可以。”

于是叶喻神烦中,这个喻还成了诱受,并且当事人叶修表示不管他事,他代表的是喻文州。

既然想好了,叶修立马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深海鱼,对方没一会就表示没问题。并且表示自己一定好好学习,争取早日共戏。

见对方说的头头是道,叶修便以为深海鱼是个老手,殊不知自己的想法给自己的未来立了多大的flag。

end

小剧场:

喻文州:前辈喜欢吃皮皮虾可以来我们g市,我招待你^_^

叶修(揉了揉酸痛的腰):不,不用招待,我不吃皮皮虾

喻文州:那帝王蟹?

叶修:……

叶修:我要吃深海鱼

喻文州(解衣服):可以,想从哪吃起?

叶修:呵呵



Fin.

唉,活在小剧场的污喻和喻叶。PS下章就是两人打着叶喻的名号秀恩爱啦~这里看巅峰荣耀小本子里,喻队在笔记本上吐槽食堂的菜,就觉得喻队一定是个自带天然吐槽属性的闷骚~所以设定喻队爱记笔记和在笔记上吐槽啦~

1 57

*内有周叶,喻叶洁癖者勿入


*本子已经预售完了大概可以解禁了。于是来混更


*再吞报警了啊




正文:










——主,请保佑你虔诚又古板的信徒,赋予他们最强健的体格以及来自天堂的指引。










喻文州推开安吉拉教堂的大门,战火已经蔓延到荣耀城内,逃难的平民百姓眼巴巴地望向教廷城内,试图躲进最后的净土。


“文州?你怎么在这里?”魏琛主教出现在教堂门前。


“大人。”喻文州双手交叉按在胸前鞠躬道,“教皇召唤我。”


“他居然找你,看来真的撑不住了啊。”魏琛皱了皱眉,“那你赶紧去吧,顺便报告教皇,魔族派人求见。我就先去安抚那些挤破了头想进教廷区的平民了。”


“愿主的荣光照耀您,大人。”喻文州微笑道。


“你知道老夫我不信这个,要不是加入教廷可以每个月领到一笔钱,而且可以住在教廷区,我才懒得信那个什么主啊神啊的。”魏琛毫不在意地说出叛逆的话,同时从宽厚的主教袍里摸出一根烟斗。喻文州上前帮他点上:“大人在教堂前说这话,被人看见了不好。”


“看见就看见,叶修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他还给我安排和什么鬼主教的职务,害的老夫天天被一些教徒骚扰。”


“教皇大人自有他的安排,主是宽厚仁慈的,纵然您不信主,他也愿保佑你。”喻文州没再等魏琛回话,直径走过魏琛,向教皇殿走去。


“不愧是狂信徒,说话跟个老神棍似的,早知道当初不让你接触教廷的人了。”魏琛看向无比虔诚的信徒背影喃喃道。


喻文州站在教皇殿前闭上眼开始祈祷,半响他脱掉鞋子走入了沉重的大门内。


——神圣之地,不能有一丝玷污。






*赫尔希大陆的人民自古以来就受到恶魔的侵扰,自从200年前魔族彻底打开通向大陆的通道至今,人类和魔族已经打了大大小小几百场战役。


其中人类曾一度陷入低谷,后来教廷有一批人自愿站了出来。他们的前身是教廷的苦修士他们没有战士强悍的斗气,可是多年苦修使得他们有了近乎魔兽一般的强健体魄!他们也没有教士那样强大的魔法修为,可是凭借他们极其坚定的信仰,使得他们能够施展许多正统的牧师所不能有的神奇法术!两厢结合,使得他们成为战场上极其强大的一只部队,在对魔族的战斗里,屡立奇功,


世人称他们为狂信徒。






喻文州踏入教皇殿,把纯白的信徒袍放在一旁的架子上,然后上前进入一般人不允许进入的教皇的寝处。


夺目华丽的床帐间睡着一名衣着洁白的青年,喻文州俯下身亲吻那人的额头,然后低声道:“大人,起了。”


“文州啊。”年轻的教皇很没形象地伸了个懒腰,任凭喻文州给他穿上繁琐的教皇袍道,“前线奔溃,我要派你出动了,我的狂信徒。”


喻文州整理好叶修的衣袍后恭敬道:“明白。”


叶修靠坐在床头,从柜子里拿出一根烟斗点燃:“魏琛又拿走了我的烟草。”


“主教说那是他抵抗魔族的赏赐。”


“呵。”叶修没有接话,而是看向喻文州道,“还有事吗?”


“魏琛主教说魔族有人求见。”


“可以,你去接见他们吧。”叶修召来两名少女道,“跟着*狂信长一起去接待远道而来的客人。”


“是,陛下。”少女们微微欠身。


喻文州带着两名少女跟着卫兵一起来到教皇殿的前厅,正好处于安吉拉教堂的北角,也就是接见客人或者召开会议的地方。


走进大厅,喻文州就看见了俊美冷漠的魔王陛下,魔王见有人来先是一喜,却在看见来人后又迅速沉下脸来。


喻文州不比别的信徒看见魔王便开始漫无止境地批判或者恐惧,作为本是最虔诚的狂信者,他只是带着疏离地笑容道:“欢迎来到教廷区,这里也是荣耀王国的中心区,是皇城所在。”


“恩。”魔王淡漠地应了声,“叶修呢。”


喻文州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教皇让我先接见您,我是喻文州,狂信长,也是国王陛下的贴身护卫。”


魔王不是很感兴趣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接着道:“教皇大人也就是荣耀王国的陛下。”话刚说完魔王就猛地抬起头,带着戾气注视着狂信长,他在狂信长的眼中也看见了明显的排斥和挑衅。两名跟在喻文州身边的少女瑟瑟发抖,如果两方关系恶劣她们很有可能成为祭品送给魔王,虽然魔王容貌惊艳,可他们都知道战场上魔族的残暴。


喻文州最先收回视线并且调笑道:“魔王陛下如果要动手最好远离教堂,虽说教堂的北角一般用来埋葬外乡人,死婴之类的。但毕竟这里是无比神圣的存在,容不得恶魔的血玷污。”


“你!”跟在魔王身边一名手持长矛的恶魔叫道,“信不信我杀了你!”


“小周,一见面就听见你要杀我的人,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年轻的教皇从后厅缓缓走出。


听见来者的声音,魔王的戾气瞬间消失,再看过去不过是个温润还有点害羞的帅气少年,他歪了歪头无辜道:“不是我,是孙翔要杀。”


“陛下!”孙翔尴尬于突然气场大变的魔王。


而喻文州则因为那句我的人扬起了嘴:“魔族的态度可不像来谈判的。”


“确实不算。”周泽楷想了想道,“威胁?”


“哼,我们魔族本来就打算要黑森林的一个角,结果你们人类非要因为一弹丸之地和我们打仗,现在不过是你们咎由自取。”孙翔不屑道,“魔王陛下开恩和你们谈判,只要把那块地划给魔族,我们就立刻停战撤兵。”


叶修只是笑而不语,喻文州心领神会:“魔族说话从来不算数过,你们的契约有什么价值?再说人魔的仇恨是几百年世代留下来的,你的撤兵令有用吗?”


“不骗人。”周泽楷突然开口盯着叶修的眼睛道,“停战100年,以后再说。”


教皇思索了一会后朗声道:“既然魔界首领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文州你让王杰希和他们去签契约,然后送客。”


“叶修,和好吧。”魔王再次出声,他语句坚定,“给我机会。”


叶修叹了口气转身道:“文州,我说送客。”


喻文州微笑着领旨:“各位,走吧。”周泽楷不甘心地回望着教皇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凑近魔王的耳边道:“你背叛他过,我没有。”然后意味深长地扬起嘴角:“就送到这里,接下来的路……各位跟着副官走吧。”










喻文州离开教皇殿,走入一条阴冷黑暗的巷子,这里是狂信徒的聚集地,狂信徒们坚信只有朴素原始的生活才是最接近神的,所以他们大多生活在即使在夏天也是冰冷阴凉的地下城。


地下城不禁生活着苦修的狂信徒们,这里也是教廷区的平民窟,喻文州曾经就住在平民窟里,暗自嘲笑狂信徒们这些富贵命却不知享受的人。如今他却成为了这群人中的一员,想到这喻文州不由地苦笑着摇头。


“先生!您回来了!”路过平民窟的时候几个小孩围了上来,“有人找您,现在在您的家里等着呢!”


“是谁?”


“不知道,长得挺好看的,穿的也很华丽!”


“是啊克里斯都盯着那人的衣服流口水了哈哈哈~”


“才,才没有!”


喻文州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塞进孩子们手里:“谢谢,这是奖励。”


看着孩子们蹦跳着离开了,喻文州这才朝家走去。来者不是黄少天,他人现在是担任骑士长,而且停战的消息也不可能穿的这么快,他这会必然是在战场上的。


那么……也就只有一个人了。喻文州加快了步伐,叶修,他的教皇,他的信仰。


“回来了?”喻文州推开门的时候叶修正坐在椅子上泡茶,这套茶具是喻文州为数不多的家具,狂信徒们的家中一般只有简单的日常用品剩下的就大多是稀奇古怪的经书,神像,或者是人手一本的《神典》。


而喻文州的家中更简洁,一套桌椅,一张单人床,一个床头柜,甚至没有什么神像之类的,有的只是一本放在床头边陈旧的《圣经》。这本书但是经常被人翻看的样子,封面饱经沧桑,甚至腰封处有些残缺。


而教皇手里的茶具都是他每次拜访喻文州时自己带来的,久而久之干脆存放在喻文州这里。当然与之相同的也有抽屉的几盒火柴。


“教皇陛下。”喻文州微微行礼。


“我找你有事,之前委托你的继续办。”叶修给喻文州到了杯茶,“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样会破坏契约对吧。可魔族说不攻打人类100年,没说我们不打他们。被划走的那块黑森林地盘曾经有教廷留下的宝藏和神迹。呵,他们还以为我看不懂先祖留下的预言。”


教廷在最初人魔开战前在大陆各个地方都有分点,其中黑森林更是埋藏了很多的秘密,甚至有神明留下的痕迹。后来魔族入侵,教廷被迫离开,可还是留下了几号,用古老的语言记录下来。只可惜那种语言只有他们能懂,而在他们回去的路上却遭遇了魔族袭击,仅存的教士也只是带着记录秘密的木板回来,却没能活着说出秘密。后来历任教皇都没能破解这种语言,可叶修做到了。喻文州从不怀疑他的教皇所说是否真实,他知道他的教皇没有做不到的。


“对了,也可以警惕点。不要被魔族发现偷偷拿走遗迹就好。这样也不算违背契约。”


“您确定吗?教皇陛下?”喻文州拉开椅子坐下,然后端起茶杯道,“如果我失败了呢?契约生效后那块地盘是属于恶魔的,我一人前往非常危险。”


“这不是问题,如果成功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叶修点燃烟斗,“而且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找少天,不过狂信徒更适合对付恶魔,当然你不愿去我不逼迫你。毕竟很多人都想要教皇的赏赐。”


喻文州捏紧了杯把,随后又放下茶杯道:“叶修,你知道如果是你要求的我一定会做到。而且作为一名虔诚的信徒,我无法容忍我的教皇和魔王有暧昧关系。”


“呵,真的?”叶修走到床边端起破旧的《圣经》,里面点出来一张纸条,而上面是叶修的签名,“喻文州你很大的胆子,作为一名伪信者能混到狂信长的位置。不得不说我很佩服你,你虽然是个手残但是能力的确很好,如果你能证明你不会背叛教廷,我可以继续任用你。”


喻文州眼神暗了暗,拿走纸条,然后猛地把教皇按倒在木板床上:“不我的确是虔诚的信徒,我一直信仰着我的教皇陛下,叶修你不是知道的吗?而且隐藏的最好的伪信者是你吧叶修,说出去估计没人知道荣耀的国王兼教皇是个完全不信神的人吧。况且……”说到这喻文州突然轻笑起来,他缓缓松开囚禁叶修的手,然后在教皇的唇上轻柔地碾压着:“况且我们伟大的教皇陛下已经被我这个伪信者玷污过了。”


叶修没有挣扎而是主动加深了这个吻,随着喻文州的起身从嘴角勾起一道银丝,他坐起身推去了教皇华丽的外袍留下纯白的里衣道:“心脏的狂信长,我们很久没有进行神圣的仪式了吧。你看今天如何?”


“随时都可以。”喻文州再度俯身亲吻那人的嘴唇,左手则钻进宽松的里衣向深处探去。


“唔……”叶修按住喻文州俯在他胸前的脑袋发出满足地呻/吟,他隐约听见地下城中的教堂传来的虔诚的歌声。背德的快/感使全身的血液都聚集在身/下。







事/后,教皇陛下疲软地倒在只属于他的狂信徒身上轻轻喘息着。


喻文州清理了一下脏物,然后搂紧了他的教皇,生怕有人偷走似的按在自己怀里。


“晚安。”喻文州亲吻着教皇的额头,如同早上叫醒他一般。


FIN.

2 6

作为一个五一只有1天的高考狗,看到大家还在追文实在是太感动了,明天,如果,我有时间,大概,可能,会吧肉放过😂然而这次我用百度云再不行我也没法了,更新……大概吧

3 4

有没有知道还有啥方法放肉不被禁?图片lof都禁我简直无语了

12

来啊快活啊

荣耀神经科:

通贩来啦!一共7本,四本裸书,三本带特典(书签+明信片+钥匙扣)。
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3106241904

©